首 页  行业协会  培训机构  婚礼婚俗  时尚新人  经典案例  柔情蜜月  美好家居  婚介交友  交 流
黑龙江婚庆礼仪网--黑龙江省婚庆最具影响力门户网站,黑龙江省婚庆人交流学习的最好平台。   哈尔滨    齐齐哈尔    牡丹江    佳木斯    大庆    鸡西    鹤岗    双鸭山    伊春    七台河    绥化    黑河    大兴安岭    农垦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 相关新闻
  ·不负历史重托 勇于担当责任 —10
  ·黑龙江省婚庆礼仪行业协会年会暨婚庆
  ·2018三亚婚博会幸福开幕,曹仲华
  ·第二届世界华人结婚产业颁奖盛典在四
  ·黑龙江省婚协代表团在中国上海国际婚
  ·2018中国·上海国际婚礼时尚周盛
  ·哈尔滨市首届企业诚信故事演讲大赛颁
  ·中国 * 哈尔滨首届公益时尚文化节
  ·黑龙江省婚庆礼仪行业协会婚恋服务行
  ·影院包场放求婚电影
  ·新郎婚礼宣誓错喊初恋名字 新娘穿婚
  ·婚纱店店员问“女孩咋换了”致情侣分
  ·全国第一所婚庆产业管理学院落户福建
  ·60亿婚庆蛋糕的切割法则
  ·世界上最时尚又最实惠的婚纱
  ·婚礼,多办了两三场
  ·婚庆公司培育客户忠诚度的九个方法
  ·中国婚庆市场前途无量
  传统婚俗
古代的婚礼
来源:本站原创   发布时间:2016/1/11   点击次数:1514
 

 在中国传统文化的概念里,把夫妇看成是“人伦之始”。“天地和而后万物兴焉。夫昏礼,万世之始也”。《易经》里就说“有夫妇然后有父子,有父子然后有君臣,有君臣然后有上下,有上下然后礼仪有所错(措)”,可见婚礼对于人生之重要。“古者,娶妻之礼,以昏为妻,取阳往阴来之义也,故曰婚。姻者,妇人因其夫也。女因媒而亲,父母因女而亲,故曰姻。礼注疏云,婿曰婚,女曰姻。婿以昏时来迎,女因之而去,故名焉。婚礼者,婚姻往来之礼也。合二姓之好,严百世之防。上承宗藩,下继后世。故君子重之。”对于后世的士庶来说,与人生最为密切相关和重要的无外乎婚丧二礼,历代对于这两个礼仪的注疏解释版本更可谓汗牛充栋。但根据《礼记》的记载,先秦时候的婚姻之“六礼”,即纳采、问名、纳吉、纳徵、请期和亲迎,则自古就是相沿不变的。在这六礼之中,纳采,就是男方请媒妁到女家提亲,并以雁作为礼物,送与女家;问名,经女家同意后,男方再请媒妁执雁至女家,询问女子之名及生辰。在此时女家要设宴款待。问名的目的是通过占卜的方式,来测定二人是否相配,联姻是否吉祥;纳吉,若占卜后获得吉兆,男方再次请媒妁执雁到女家报喜,此时双方要交换一个正式的“帖”,从而正式确定婚约,亦即订婚;纳徵,也叫纳成、纳币,就是男方向女方行聘礼。士大夫的聘礼包括玄纁束帛(黑三红二的五匹帛)和俪皮(成对的鹿皮)。行纳徵礼不用执雁,这也是婚之六礼中唯一不用执雁的一个仪节。《仪礼·士昏礼》中说“纳采纳吉,请期皆用雁”。其实细考《仪礼·士昏礼》上的六个仪节——纳采、问名、纳吉、纳徵、请期、亲迎——之中,除了纳徵用俪皮[俪皮,郑玄注:两鹿皮也。]作贽礼外,其余五个仪节男家使者带往女家的见面礼物都是雁。汉代的《白虎通·嫁娶篇》说:“礼曰,女子十五许嫁,纳采、问名、纳吉、请期、亲迎,以雁贽。”对于为什么要用雁做礼物,《白虎通》给出的解释是:“取其随时而南北,不失其节,明不夺女子之时也。又是随阳之鸟,妻从夫之义也。又取飞成行,止成列也,明嫁娶之礼,长幼有序,不相逾越也。”唐代著名经学大师贾公彦也对此注疏说:“顺阴阳往来者,雁,木落南翔,冰泮北徂。夫为阳,妇为阴,今用雁者,亦取妇人从夫之义。”请期,男方通过占卜确定成婚的吉日后,再次请媒妁执雁来到女家通告,征求女家的同意。需要说明的是,昏礼的六个环节都是在女方的祢庙(父庙、考庙)举行的;亲迎,这是婚之六礼中的核心,也最为重要。“亲迎是日,婚者沐浴盛服,父率祷告于庙祠,行亲迎告庙礼。(如果不告而迎,婚礼将被认为无效)。主人亦盛服醮子(父殁,则以有服之尊长醮后)。告祖先以四拜”。新郎在父亲带领下于祢庙举行过告庙礼仪式,在门外的东边陈放三只鼎,面向北,以北为上。鼎中所盛之物有:一只小猪,除去蹄甲,合左右体盛于鼎中。举肺脊、祭肺各一对,鱼十四尾,除去尾骨部分的干兔一对。以上各物,皆为熟食。鼎上设置抬扛和鼎盖。洗设置在阼阶的东南面。房中所设置的食物有,醯酱两豆、肉酱四豆,六豆共用一巾遮盖。黍稷四敦,敦上都有盖子。煮肉汁炖在火上。酒尊设在室中北墙下,尊下有禁。玄酒(水)置于酒尊的西面。用粗葛布为盖巾,酒尊上放置酒勺,勺柄都朝南。在堂上房门的东侧置酒一尊,不设玄酒。篚在酒尊南边,内装四只酒爵和合卺。新婿身着爵弁服、饰以黑色的下缘的浅绛色裙(随从皆身穿玄端),于“昏”时乘坐“墨车”出发,前往女家亲自迎娶新娘。新娘的父亲当天同样也在自家的祢庙携带女儿行“于归告庙礼”,并在其祢庙设下筵席,等待新郎的到来。新妇则梳理好头发,穿上饰有浅绛色衣缘的丝衣,面朝南站立于房中。迎娶队伍到来后,新娘的父亲至庙门外迎接新郎。然后“婿从西阶,主从东阶,三揖至堂,揖让而入”。新郎登上厅堂,“奠雁”作觐见之礼。“主人西面立,婿行一跪四叩礼(后世凡新婿皆四叩礼也),主人不答礼”。新郎“降出”,新娘随从其后亦出。新娘父母不送出门。“毕,(新娘)降西阶而出。(新郎)执缰策马行,御轮三周,复由御者代之”。新郎则另乘车马提前返回,“先俟于门外”,等候新娘的到来。“妇(此时新娘的称呼发生了变化)至,受婿拱揖方出。婿引导而入。升堂。婿妇北面而立,主人(新郎父母)面南而座”。行拜堂之礼、继而是同牢、合卺之礼、撒帐之礼,第二天早晨新娘再行“夙兴见舅姑礼”、“新妇庙见礼” (新妇必庙见婚礼方谓合格),第三天则是“归宁礼”。经过如此繁复的礼仪程序后,一场完整的婚礼仪式才算完成。当然,亲迎之后的这些程序只能说是亲迎的后续之礼了。

 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《仪礼》中记载的古婚礼必在祢庙(父庙)中举行,古人并专门交代昏礼要免去诸如“不腆之币”、“辱临敝舍”一类的迎奉客套之辞。婚礼更是是不用乐、不庆贺。在《礼记·郊特牲》中加以特别说明:“昏礼不用乐,幽阴之义也。乐,阳气也。昏礼不贺,人之序也。”幽阴之义,很明确地说明了它与丧礼有接近之处。古人认为,婚礼上不兴奏乐,因为婚礼是“幽阴”之事,而音乐属于阳气。而婚礼的本质是传宗接代,这也意味着新的一代将要诞生,老一代将要谢世,故而不值得庆贺(婚礼用乐,应始于东晋)。所以在《礼记·曾子问》中孔子说:“嫁女之家,三夜不息烛,思相离也;取妇之家,三日不举乐,思嗣亲也。”

  纳采:婚礼之第一步。男方派遣使者至女方纳献求婚礼品。郑玄注《士昏礼》云:“纳其采择之礼。”这是在男方已经选定女家之女并得到女方家长同意后才采取的步骤。

  问名:婚礼之第二步。孔颖达疏:“问其女之所生母之姓名”。贾公彦《士昏礼》疏:“问女之姓氏”。而孙希旦则认为孔、贾二说皆不可通,孙认为“问名者,问女之名,将以加诸卜也。故《曲礼》曰‘男女非有行媒,不相知名。’”纳采与问名虽是两个不同的婚礼之步骤,但需要注意的是却在同一天进行。故孔颖达疏:“此二礼,一使而兼行之。”

  纳吉:婚礼之第三步。男方取得吉兆,备礼通知女方。郑玄注《士昏礼》:“归卜于庙,得吉兆。复使使者徃告,婚姻之事于是定。”

  纳徵:婚礼之第四步。郑玄注《士昏礼》:“徵,成也。使使者纳币,以成昏礼。”所谓“币”,就是财礼。财礼的数量和品类,据孔颖达疏,平民只送黑缯五匹。卿大夫虽然也是五匹,但其中三匹是玄色,象征阳;两匹浅绛色,象征阴;外加两张鹿皮。至于诸侯乃至天子,则应更多。这个环节因为要纳财礼,所以也被称为“纳币”。

  请期:婚礼之第五步。男方派遣使者把迎娶的吉日通知女方。所谓“请”,孔颖达疏:“男家不敢自专,执谦敬之辞,故云请也。”

  《礼记·昏义》:“皆主人筵几于庙”。意思是说昏礼的礼节都是在女方祢庙(父庙)举行,对此,郑玄注《士昏礼》说:“将以先祖之遗体(谓其女儿)许人,故受其礼于祢庙也。”作者按:古人把身体视为先祖所遗,《礼记·祭义》也说“曾子曰:‘身也者父母之遗体也。行父母之遗体,敢不敬乎?’”

  《广雅》:醮,祭也。《礼记·昏义》:父亲醮子而命之迎。所谓“醮”,就是古婚冠之时尊者对卑者酌酒的一种简单仪式,卑者接受敬酒后饮尽而不需回敬。

  墨车:不加文饰的黑色车乘。《 仪礼·士昏礼》:“主人爵弁,纁裳緇袘,从者毕玄端,乘墨车。”《周礼·春官·巾车》:“大夫乘墨车。”郑玄注:“墨车,不画也。”

  《诗经·国风·周南》:“之子于归,宜其室家。”朱熹集传:“妇人谓嫁曰归。”古人认为,女子嫁到夫家,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回到了家,才是其最终归宿。

  《礼记·昏义》:“是以昏礼纳采、问名、纳吉、纳徵、请期,皆主人筵几于庙。”昏礼的礼节都是在女方祢庙举行。

  奠雁:置雁于地。《礼记·昏义》的记载是:“婿执雁入,揖让升堂,再拜奠雁,盖亲受之于父母也。” “再拜奠雁”这里的再拜,是再拜稽颡的省略语,这是古代最隆重的礼节,用于臣对君、子对父,这里是以婿向岳父行再拜大礼。需要说明的是,后世的“奠雁礼”,和先秦时候并没有四拜礼一样,都是后世的衍生礼节。本文所引部分内容,主要源自后世士庶间流行甚广的前人书札,故与《礼记》略异。特此说明。

  《礼记·昏义》。降出:降谓婿由西阶而下,妇随之;出谓妇与婿同出。

  婿亲自驾驶妇乘之车,把挽以登车的绳索递给妇。等到车轮转动三圈之后,再由随从驾驶。之所以这样做,是表示对妇的尊敬和亲爱之意而自降身份。郑玄注《士昏礼》:“婿御者,亲而下之。”

  《礼记·昏义》的记载是:“妇至,婿揖妇以入。共牢而食,合卺而酳,所以合体、同尊卑,以亲之也。”牢,俎也。共牢,就是夫妇共食一俎之牲。就是一个分成两半的小猪,盛放在一个俎里。合卺,孔颖达疏说:“卺,谓半瓢。以一瓠分为两瓢,谓之卺。”

  先秦并无撒帐习俗,根据清人吕程玉《言鲭》的记载所说,撒帐始于汉武帝时。本文所引主要源于前人书札。

  已嫁女子回娘家看望父母。《诗·周南·葛覃》:“害澣害否,归宁父母。”朱熹集传:“宁,安也。谓问安也。”


 
  友情连接

中国婚庆人网

无锡婚庆行业协会

欣丰庆典

金羽婚产集团

延寿在线

上海诺恒小雅

 

海洲婚庆道具

同行旅游网

优雅爱婚典策划

黑龙江巨彩文化

婚介交友 | 名人名家 | 交流 | 婚礼婚俗 | 联系我们